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118心水论坛:两三年就变成了眼前这一堆枯骨?

118心水论坛:两三年就变成了眼前这一堆枯骨?
2017-08-18 15:20
 
  9月27日,我和老公去参加了一位故人的葬礼,逝者是我们原单位的最后一任厂长尧。单位是早已不存在的了,他作为“末代厂长”留守处理企业遗留事宜,直到2009年底,他也被告知不用去上班了。本想捱多一年,刚好六十岁,自己就正式退休了,没想到连这点愿望也变
 
成了奢望,被粉碎了。忙碌了大半辈子,突然间没事可做,突然感觉自己变成了个没用的人,心理不适应、不痛快,只半年时间,原本一直控制得很好的肝癌突然恶化,一年内做过几次手术,终于还是走了,离正式退休还剩下不到一个月。
没有人通知我们尧的死讯,我们是从他最后一个工作搭档云姐口里偶然得到的消息,感觉很突然,亦很惋惜,他是我来广东这十几年中认识的广东人当中印象最好的一个,在对他的评价上,我和老公少有的一致。虽然离开单位后,大家各奔东西,也不甚来往,但是曾经的交情还
 
是有的。我们认识的时间很长了,他当车间主任时就认识。他任分厂厂长时,和我老公搭档过六年,任总厂厂长时和我一起工作过一年半,互相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在广东人里,他算是个不多见的好男人,妻子是农村户口(这里,农村与城市没什么区别),比他年龄稍大,人很胖,但很和霭可亲,见人总是笑咪咪的,一辈子没有正式工作,每次在路上碰到我,都会停下来和我聊半天,总说让我们有空去家里玩。与妻子相比,他年轻、英俊
 
,五十多岁还没有发福,身材健硕、匀称,人又开朗、正直,虽然不怎么见他带妻子出来玩,但是他很关心她,很为她着想,帮她开过发廊,开过保健食品用品店。有一次他跟我说,让我和她妻子多交流,大家可以客户资源共享。他有两个儿子,也都是普普通通的,多少年,这
 
一家全靠他一个人撑着,从来也没听说他闹过什么绯闻。
他在同一个单位干了一辈子,当过工人、班长、车间主任、分厂厂长、总厂厂长,没有大功,亦没有大过,过着平凡但是真实的日子。听云姐说才知道,其实他十年前他在一次体检中就被查出有肝癌的先兆,他们家族有这个病史,那时两个儿子还没成家立业,企业又将面临关闭
 
,他怎么能放得下。他曾说过,如果能给他十年时间就好了。没想到一语成谶,今年刚好是第十年,在这十年中,他盖了自己的房子,两个儿子也结婚生子,一个人一生中牵挂的几件大事才算是尘埃落定,可是他却走了,走的这样匆匆,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天退休生活的安逸。
 
据我所知,他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,每天坚持晨练,一年四季洗冷水澡,烟是早已戒了的,也没有其它不良嗜好,可是还是没能逃脱家族遗传病的宿命。
印象很深的是我们每次去卡拉OK,他都会点唱那首俄罗斯民歌《三套车》,浑厚的男中音尤响在耳,莫非冥冥中,他早就印证了自己就是那匹鞠躬尽瘁的老马。如果做一个选择题,让我在认识的广东男人中选择一个最值得信赖的人的话,毫不犹豫,我会选他。
以他一生正直、淳厚的人品,我们以为在葬礼上一定会见到不少多年不见的旧工友,毕竟他们同是本土人,又是十几年、几十年的工友情,一定比我们这些外乡人感情深。因为不知道葬礼的具体时间,我和老公、云姐三个人自己开车,早早到了殡仪馆,一直等到葬礼快要开始了
 
,只看到他们家的亲属(并不认识,问过才知道),并没有见到一个我们原单位的人,看到这冷清的场面,我老公不禁悲从中来,黯然泪下,没想到,怎么会是这样?想他前几天参加的另一个葬礼,是他老板的岳母大人的葬礼,老板是他们厂的投资人,并不参与经营管理,所以
 
他们和老板的家人也并无往来,与老板的岳母大人更是不曾谋面,可是老板手下人通知了他们,也不好不去参加(其实也未必是老板的意思)。葬礼的程序都是一样的,听说参加的人很多,声势很能是浩大。再看眼前这场葬礼,两下对比,怎不让人寒心?
死者的妻子没来(一般习惯,可能是怕亲人过分悲痛,令场面失控,影响仪式进度。),在他两个年轻儿子的带领下,所有人排队进入吊唁堂。堂前正中鲜花围绕的是死者的遗体,远,看不清面容。正堂两侧一幅挽联题的倒是十分恰当,右联是:哭慈父一生辛劳鞠躬尽瘁,左联
 
是:悼好人温良淳厚英灵永存。殡仪馆的司仪拖长了声调,面无表情地主持着葬礼,十几分钟的默哀和与死者毫无关联的悼词之后,是亲友与死者遗体告别仪式。尧的亲属们走在前面,一片悲声,我们三个缓慢地跟在最后,想最后一眼看清楚他的面容。
可是,面前躺着的是一个陌生的人,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我们无法在这张脸上找到丝毫他往日的影子,枯瘦、肌肉凹陷的面容让他看上去陡增了二十岁。三年前,他还打过电话叫我帮他办点事,我们还见过面啊!他还不到六十岁,曾经那个英俊、魁梧,笑容爽朗的男人哪儿去了
 
?只短短两三年就变成了眼前这一堆枯骨?从悼念厅出来,我们作为友人的程序就结束了,下面的内容是死者亲属们进行的。
        回家途中,心里倍感生命的无常、人情的冷漠,希望有我们这两个年轻朋友送他最后一程,黄泉路上他能感到些许安慰,不至于走得太落漠。